新基建下的大數據中心,依然是浪潮、阿里、華為、三一們的主場?

來源:智匯工業

點擊:5591

A+ A-

所屬頻道:新聞中心

關鍵詞:新基建 大數據中心 浪潮 阿里 華為 三一

    2月23日新華時評發表文章《“新基建”重在抓好新機遇》,提出“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新基建’有助于穩投資、穩增長、促消費,是化解疫情不利影響,實現經濟平穩有序發展的重要方法”。


    在新基建的規劃版圖中,特意將大數據中心作為重要一部分提出,數據中心是存儲和計算的基礎設施,向上可以對接云計算、AI,向下直接對接到云計算、邊緣計算、物聯網等信息化模塊,新基建帶來的大數據中心建設熱潮將對數據硬件賽道、云服務和中小企業產生巨大影響。


    一、數據中心帶動產業鏈上游,服務器硬件產業有直接利好


    全球知名調研機構IDC發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全球服務器市場調查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服務器出貨量和銷售額分別為1174萬臺和873億美元。與2018年相比,同比下降0.9%和1.7%。其中聯想銷量下降了10.4%。

    新基建下的大數據中心,依然是浪潮、阿里、華為、三一們的主場?


    此時新基建對于服務器硬件的需求是一場及時雨,2018年全球超大規模數據中心達到430個,其中美國約占40%,而中國僅占8%左右,從經濟建設上看,大數據中心的建設有現實需求。


    服務器是云計算的物理基礎設施,隨著新基建的全面展開,對于硬件的需求將會全面提振相關企業業績水平。



    數據中心成本構成,數據來源:中國產業信息網


    在大數據中心的成本結構中,服務器占比在69%左右,占據大頭,考慮到我國特殊的政商環境,公共性大數據中心的建設意味著政府的全程參與,而且大數據中心關系到公共數據安全問題,國內企業優勢更大。


    目前在國內的服務器市場份額中,處于浪潮領跑,華為和新華三、曙光等企業緊隨其后的狀態,去年第三季度浪潮市場占有率為33.1%,而老牌硬件大廠聯想則表現平平。

    來源:IDC《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x86服務器市場跟蹤報告》


    浪潮在國內服務器賽道快速崛起得益于自身的技術積累,國內首臺自主產權的服務器小型機、首臺融合架構云服務器都出自浪潮之手,在數據中心建設方面,浪潮已經與海南、濟南等省市簽訂了政府整體云服務外包項目,建立了第四代云計算數據中心,以規范標準成為了政府購買云服務的樣板。


    華為在數據中心的建設方面也有大量成熟項目,早在2016年就與長沙市合作建設了長沙華為云計算數據中心。今年3月23日,華為張掖云計算大數據中心二期項目也開始投建,次日則有貴安新區的華為云數據中心開始投建。


    而這只是新基建中數據中心建設大潮的一點浪花,未來由地方政府購買或合作建設的數據中心建設大潮將會讓國產數據硬件廠商迎來業績的一輪大爆發。


    二、大數據中心下游賽道,“公共事業云”“工業云”二分天下


    新基建屬于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中智能化的集中體現,歷史上從來沒有國家將大數據中心作為基礎設施建設的關鍵環節來提出。


    2013年3月Amazon擊敗IBM獲得美國中情局6億元大單,是一件標志性事件——云服務企業成功進入政府市場,或者說政府云端化治理成為全球風向。


    新基建大數據中心作為政府驅動的項目,必然也會對云服務行業產生連帶效應,根據數據顯示,至2023年國內云計算市場規模將會達到3097.3億元,在“公共事業云”和“政務云”能夠站穩腳跟的企業將獲得先發優勢。

    在云計算分支賽道中,“公共事業云”是目前最火熱的賽道之一,在中國獨特的治理環境下,下屬包括電子政務云、城市安全云、教育云、醫療云等多個細節分支,而且政府有購買公共事業方面云服務的強烈需求,工信部數據顯示到2023年中國政府和大型企業上云率將超過60%。


    企業能夠受到政府、公立單位和大型企業在云服務方面的認可,相當于在云計算賽道內的皇冠加冕。


    就以占據國內云服務四分之一份額的政務云來看,主要由阿里和騰訊領跑賽道二者合計份額超過60%,2018下半年,阿里云、騰訊云、中國電信、AWS、金山云分別以42.9%、11.8%、8.7%、6.4%、4.8%占據前五名。浪潮云在國內政務云市場市占率第一,目前浪潮在全國布局了7+69個云數據中心,政務云業務已經服務了180多個省市、12個部委。


    在工業云方面,IDC預計2023年中國市場規模預計達到42.4億美元。目前在國內,工業云賽道主要由海爾、三一集團、西門子等公司領跑,從類型上有通用平臺,資源配置平臺、資產優化平臺三大類別。資產優化關注設備數據,資源配置關注生產合理統籌,通用平臺則是以上平臺的基礎性平臺,三者的代表分別是三一集團根數互聯、海爾COSMOPlat和阿里云ET工業大腦。


    三一集團根數互聯從2008年就開始研發使用,主要是通過大量的設備終端床干起進行數據采集和統籌管理,最終實現泵車、挖機、路面機械的信息狀態采集和分析,達到設備使用、保養、管理的最優化。


    從2012年開始海爾推出了工業互聯網平臺COSMOPlat。COSMOPlat是物聯網范式下用戶全流程參與的平臺,主要功能特性體現在優化生產流程,縮短訂單交付周期等等。


    2018年,阿里推出了云ET工業大腦,上線之初就與攀鋼集團、智光電氣、正泰等工業企業達成合作,目標三年內接入產線和設備達到100萬臺。


    “智能相對論”認為,所謂得“政務云”“工業云”者得天下有以下三大原因:


    首先,我國獨特的政商環境下,政府“政務云”訂單由于其穩定性和長期性,可以為企業帶來相對不受市場影響的穩定營收。另外,大數據中心的興建,有相當一部分會承擔智能制造工業互聯轉型中的工業數據存儲和計算的功能,對“工業云”廠商有較多機會。


    其次,新基建作為戰略性產業建設舉措,根本上是由政府主導,我國獨特的項目工程制度,“二云”和數據中心物理空間的建設很可能將會成為數據中心建設中標者的一體項目。


    再次,我國云計算建設浪潮才剛剛起步,呈如火如荼之勢,國內以阿里、騰訊和百度為代表的巨頭都在通過政商一體策略尋求試點,浪潮云在政務云方面后來居上,但是總的來看市場還在沉淀期,企業依靠政商關系落地項目,同時落地項目又會反饋到政府信任度上,對于企業來說,在本賽道先到先得,而且具有馬太效應。


    三、企業上云成本有望大幅降低,中小型企業上云將成趨勢


    2019年以來,在線教育、遠程辦公、制造業、AI產業等行業獲得了大幅增長,同時大量中小企業上云意愿低,上云成本高,多數企業都在觀望。


    根據《中國企業上云指數(2018)》報告,全國企業上云比例只有43.9%,美國企業上云率已經達到85%以上,歐盟企業上云率在70%左右。而中國各行業企業上云率只有40%左右,其中以中小企業為主,成本原因是阻礙其上云的主要因素。


    另外一個原因是政府持有產權的公共云數量還明顯不足,而且中小企業面對的不僅是硬件成本,更多的是服務套件購買、后期維護和人力成本上,政府端提供的上云支持尚未涉及到以上幾個方面。

    大數據中心大規模的建設中,云服務廠商針對小微企業進行業務優化,在服務套件、維護手段上進行針對的調整,由政府購買公共性服務。


    由于政府鼓勵小微企業上云億元很強烈,針對小微企業的云服務前景較大,目前國內有1169.87萬戶中小企業,占比所有企業76.6%,成長空間巨大。


    結論


    一百年前,孫中山先生提出要在國內建設十萬英里的鐵路,被各路軍閥和革命后進譏諷為“孫大炮”,“大炮”在粵語方言意為不切實際,大話空談之人。


    六十年前,毛主席說我國工業生產要趕英超美,至今還被少數反華公知在網絡上調侃批判。


    二十年前,中國互聯網的上古階段,國外服務器廠商占據中國市場,當時如果有人提出要讓中國的大數據中心數量將會超過美國,難免也會被視作天方夜譚。


    新基建的大數據中心建設,對服務器行業、云計算、中小企業等多個方面都會有直接、間接的正面影響,新基建興建大數據中心的主導方向,從歷史的視界來看,或會讓國內的智能化水平進入到世界一線行列,而這個未來,已經不再是幻想。


    巨浪已至!


    (審核編輯: 智匯小新)

    滚球竞彩APP 特斯拉股票走势图 手机炒股app排名 股票入门怎么玩 短线炒股 大类资产配置 股票在线咨询 股票涨跌的原因 大北农股票行情走势 在线股票开户 股票短线牛人